左三圈右三圈~
脖子扭扭屁股扭扭~
我们一起来做运♂动~
抖抖手来,抖抖脚~
勤做深呼吸~
学老叶上♂上下♂下你也不会老~
笑眯眯笑眯眯~~

【周叶】Pill 02

我想日………………按耐不住………………

++++++++++++++++++

02

总都的夜晚灯火通明,傍晚时期下过雨,地上还残留着大大小小的水坑。

周泽楷在地铁3号线的门口停下,从风衣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包新烟,他已经好几天没睡了,实在累得很。

夜晚非常安静,周泽楷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在摩托车上。包裹在黑色皮裤里的双腿非常休闲的放在机身两侧,他本来就不爱说话又穿的一身黑,整个人就悄无声息地没入了黑暗中,只剩烟头星点的火光。

他周围也有零零散散的人骑着黑摩托载人,当然,是载人还是拐人他就不知道了。

这附近的路灯不大好,一闪一闪的,叫人心烦。

回顾了一下周围,感觉似乎没什么异样,周泽楷安心地低下头,吸了一大口烟,然后慢慢的吐出来,烟从嘴里逸出,粘在他的眼脸上,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。

大半夜的,人总是扛不住胡思乱想。

他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。

他已经想不起那个塞他纸条的小孩的脸了,但他牢牢的记住了纸条上的内容,在机构的日子里无论受到多大的痛苦,训练有多么残酷,身体有多么疲惫,意识被不停地摧残,他也一直没有放弃过逃跑,终于在3年前他从那个令人作呕的机构分部逃了出来。但身体上受到的创伤太重,他的能力也几近暴走,每天都在折磨他的身体,直到最近才好了很多。

周泽楷抬起头,吸完最后一口烟,将烟头扔到地上踩灭,他感觉有点不大对劲。

周围还是和往常一样,有吵架声有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,虽然很嘈杂,但终究是早已习以为常的声音。

但是他听到了其他的声音,非常微小的不规则振动的声音——

“不许动。”

一个人如鬼魅般地贴上了周泽楷的身子,坐在了他的摩托车上,手还卡住了他的喉咙。

周泽楷一惊,不是为他被这么容易贴身,而是被身后的人的暴动的能量吓到了,那个人的能量在急剧升高,正常人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这么庞大的能量,而且这股能量还不受操控,在他身体里乱撞。

是人蛹吗?

周泽楷第一时间下了判断,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痊愈,但暂时抵抗一下也没有问题,只要有一点空隙,他就能够顺利逃走,这一点他非常有自信。

他立马将手从敌人卡住他喉咙的手的缝隙中强硬穿过,同时左手手肘往后奋力一顶,右手反转抓住那人的胳膊,脚下用力,将能量集中在手臂上,准备将人给硬生生扔出去。整个过程没有3秒钟,周泽楷使用了他的能力——加速。

但事与愿违,周泽楷的身体还未痊愈,能量的续接慢上了那么一点,就那么一点点的时间,那个人的手猛地扣住了他的肩膀,暴走的能量喷涌而出,硬生生压制住了周泽楷的行动。

“能力者……吗?带我走,我不是敌人……敌人在后面……”

那个人几乎是贴着周泽楷的耳边说出了这句话,呼出的冰冷气息让他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
这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
“砰!!!”

地面猛烈的震动起来,一只通体灰白的蛹从地底冲出撞飞了地铁站,它飞到了半空中,沾满黏液的触手从壳下抽出,猛地挥舞起来到处乱砸。

“那是什么?!”

“卧槽快跑!!!!!!!!”

“是蛹!!”

人们的惊叫声吵醒了夜晚,居民楼里面的人被吵醒,睁开惺忪睡眼出去查看,却被蛹一口吞下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”

楼房的碎渣掉落到地面,未被啃食完的人的躯体挂在了钢筋上,血肉交杂在一起滴滴答答地落向地面。

人们终于反应过来,惊恐万分地开始逃跑。

蛹又抽出了它的尾巴,将人群猛地抽飞到空中,张开大嘴,咔吧咔吧地吃了起来。

这是屠杀。

周泽楷已经抽出了双枪,他不喜欢自己的能力,但是他已经拥有了它,那他必须负起一定的责任。

“……”

那个人似乎虚脱了,松开了钳制住周泽楷肩膀的手,只是静静的伏在周泽楷的背上。周泽楷抖了抖肩,准备把他放到地上。

“你不在编位。”

周泽楷准备脱下风衣的动作一顿。

“你是逃出来的,对吧。”

周泽楷转过身。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他给枪上了膛,顶住那人受伤的腹部。

逃出机构被抓回去的人没有任何好下场,会被怎么弄死,他不知道,但他还有想做的事情,如果这个人是机构的人,那他第一时间会下手杀了他,就算他已经奄奄一息。

“这里没有……你的事,魔术师快来了,快点……带、嘶——带我走……”

周泽楷凝视着他的脸,过长的刘海遮住了那个人的眼睛,从白衬衫已经被揉虐的不成样子,血从腹部不停的淌出。

那个人疼的要命,但是抬起了脸,深邃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周泽楷,安静地等待他的发落,但是他手上发亮的光圈又表示,如果周泽楷下手杀他,也不可能轻松成功。

“……”

周泽楷转回身子,摇了摇头,俯下了上半身,双腿紧紧地夹住了机身。背后的人松了一口气,整个人脱力地伏在周泽楷身上。周泽楷双手握住把手,深吸了一口气,微微眯起的眼睛猛地睁开,将能量一次性注入机箱,一红一蓝的能量线瞬间从机头左右侧的凹槽涌出,沿着机身的纹路连通。机械特有的金属声在后车轮嘶鸣,蓝红能量混到了一起,紫色的火焰直接烧掉了前后车轮,车身腾空飞了起来。

“我靠……双属性能量……”

背上的人突然又冒出了一句话,然后吐出了两口污血。

“我这……还是捡到宝了?”

“抓紧。”

周泽楷已经不高兴确定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的死活了,反正不管怎么样这人是个能力者,自己保住自己的能力还是有的,没看见他那么多下快死了但就是还剩一口气嘛!这绝对是在装可怜啊。

“哎哟……喂……”

那人话还没说完,整个车身就消失在夜晚里面,一瞬间被空气撕裂的感觉差点让那人断气。

“你就不能先罩能量罩再跑啊!对伤病号好一点啊!”

我也是啊。

身上有伤也只能开机车自带保护罩的周泽楷难得翻了个白眼。

“我们这是去哪里?”

“我家。”

扔下一句简单的话语,周泽楷就再没有说过一句话了。

人们看见一束紫光在空中闪过,但却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。

远处的蛹愤怒的嘶吼着,魔术师似乎已经到来了,火光照亮了一小片天空。

周泽楷感受着背后人浅浅的呼吸,不禁觉得这是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次夜晚。

但他从不后悔自己带这个人回去的决定而不是就地解决了他。

 


评论(5)
热度(38)

© 日比十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